在华夏文明生生不息的历史长河中,“士农工商”这样的座次排列,让商业工作者们在整个社会的鄙夷和嫉妒中坚韧地前行。中国拥有众多的人口,也有着世界上最丰富多元的商业景观—-从旧时代的金皮彩挂,到新世纪的军医男科、鸡汤大师、传销达人、电信欺诈,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这样多丰富的商业想象力和执行力。而这些,是月亮与泥土完美的结晶,是西天众神与灶王爷的馈赠。穿越千年,在我们眼前展现的,是一幅幅令人心悸的人与人、人与商品之间的美妙互动画面。

一位叱诧风云的商界领袖曾有如下论断:没有了实体经济,马云就是个屁。她的论断并没有错,不过在顶层商业体系伟岸而荫翳的遮蔽下,商业社会的普通求道者们,更加崇尚的是纯粹的、高尚的、脱离了商品价值束缚的商业艺术。对此,先贤曾子有过精妙的总结:“平地抠饼,对面拿贼。”而平地抠饼这一哲学原则,在商业实践中最重要的操作手段之一,有着书法艺术中王羲之神贴一般地位的不二法门,就是——刷单。

时光倒退至两千年多年前的鲁国都城门外,一位目光灰暗、衣衫褴褛的老者席地而坐,面前摆着一个破瓦盆。趁行旅断绝的片刻,老者四顾无人,从腰中取出了各色铜钱一把,掷在瓦盆里,继续用乞怜的目光望着渐近的行人。而盆里的铜钱,也叮叮当当地迅速多了起来。这位老者,正是穷家门的老祖宗,刷单艺术最早的践行者——范丹。而他扔在盆里的那一把铜钱,学术上叫做“样色(shai3)”。可不要以为范丹仅仅是个普通的叫花子,后来孔夫子绝粮困于陈蔡之时,多亏他出手相帮才渡过难关。范丹,就这样带着对商业法则深邃的洞察、用一颗艺术的心灵,拉开了刷单历史的序幕。

本来只有稀稀拉拉的施舍的破瓦盆,却因为自己主动的充值而变成棵小小摇钱树,这样简单而有效的商业魔术,正是充满魅力的刷单艺术。如果在春秋时代有诺贝尔经济学奖,我认为应该授予范丹。

转眼来到清末民初,从北京的天桥到天津的三不管,从沈阳的北市场到南京的夫子庙,各门的江湖艺人们经过两千年的磨砺与沉淀,将工业革命风暴未到来之前的刷单艺术发扬演绎到了极致。在他们之中流传着一句秘不外传的口诀:腥加尖,吃遍天。也就是说,凡事往往大部分假的,加上一点点真的,往往能取得最好的市场效果。在人肉刷单的角色分工上,也出现了专业“帖靴的”,也就是俗称的托儿。托儿除了扮演假的客户,还担负着配合表演、烘托气氛、设局成局等多方面的任务,对于一个拔牙艺术家来说,有一个活体的托儿,比起仅仅在盘子里摆上一堆各色哺乳动物的牙,效果要好得多。这里面的技巧、秘诀甚多,与本文无关就不再赘言。

在当今,刷单艺术最为繁盛的行业之一,莫过于江湖行中拉洋片一门的传承者——电影业。似乎就是在这一两年,中国电影的票房屡创新高,数亿收入的大片层出不穷。在这样的繁荣盛景中,电影从业者们不能不感谢老祖宗留下的刷单瑰宝。

陈先生,是《一地狗血》这部清新文艺片的发行商,在新片上映后的几天里,他一直为院线没有将自己的影片排在最好的时段而闷闷不乐。在紧张的斡旋之后,他将秘书报上来的1800万收入后面添上了一个零。第二天,“《一地狗血》上映三天票房近两亿”的重磅消息出现在各报纸娱乐版的头条,接踵而来的,是各类影评人言不由衷的赞美;落后群众们发自肺腑的谩骂;以及各院线纷纷上调排片优先级的通知。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报纸上的数字不断刷新,直至定格在八个亿;而陈先生报表上的数字,也顺利地站上了三个亿。在惊喜之余,陈先生也倒吸一口凉气,要不是自己果断地把数字刷上去十倍,影片的最终收入可能连本钱都回不来。

在北京有个望京,在望京有个SOHO,在SOHO西侧一条数百米长道路的两侧,也如旧时的天桥一般热闹非凡。所不同的是,人们在这里不再能看到什样杂耍,而是只有纯粹的扫码与刷单。形形色色的创业者们每天焦急地聚集在道边,翘首以盼中午从望京SOHO三座大山里出来放风的码农们,然后上前强拉硬拽,扫码送奖品走人。俗话说:扫码街上走一走,柴米油盐全都有。

线下的刷单艺术历经千年绵延不绝,而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线上的刷单由于网络化的快捷,和大数据散发出的芬芳,正在刷单艺术的圣殿里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小张的办公室就在望京SOHO,在一年一度的双十一这个全民购物的节日到来前,他也开始了一年中最紧张的劳作和收获季。服务好电商平台上的卖家,是小张创业的愿景,而让他们的销售数字随心所欲地飙升,不仅要有一颗琴心,还要有一颗剑胆。小张不仅要通过网络熟练地指挥散布在祖国各地的勤劳的刷单用户,并且要紧盯屏幕上的数据报表,确保每一单的来源都看起来合理,成单的地域分布看起来自然,并且还要有条不紊地处理配送、退货、佣金等各个环节。眼看双十一的夜幕缓缓落下,小张服务的客户在某电商平台的排名也顺利超过了上午还大幅领先的竞争对手,他也累瘫在沙发上,抬头望着满天的星光啜了一口咖啡,品味着生活的艰辛与回报。正在这时,手机短信“叮”地响起,原来是银行发来的入账通知,低头看看短信上的数字,自己心仪的路虎有了着落,小张满意地露出了微笑。

在线下或平台上刷单,将自己的排名抬高,可以获得更高的流量,或者获得投资人的青睐。在每一个刷单客户的背后,都有着这样的一个创业梦想。而帮助创业者更快地成功,是历史赋予每一个刷单者的使命。线上的刷单看似简单,实际上要调动广告作弊、流量劫持、购货退货、自动评论等各个环节的综合性行为艺术。而在双十一这样的大型节日前几天,各种质地和口感的劫持与作弊流量,早就与刷单艺术家的档期一样,被抢购一空了。

刷单者们也会广泛利用先进的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规模化地操纵和美化着数字。不过与手工操作相比,这往往少了几分工匠式的艺术感,结果和报表上也没有泛着历史与文化积淀的完美包浆,有时甚至让人不知所云。

有谚云:大刷刷于朝,中刷刷于市,小刷刷于野。在商业社会的食物链的最顶端—-投资界中,刷单以一种更高级的方式繁衍和进化着。

沃斯尼·达耶,是国际顶级投行的一名战略分析师,他的主要工作,是从浩如烟海的科技文献和新闻报道中,用敏锐的嗅觉找到下一个五到八年里,科技与互联网行业可能发生的变革与浪潮。在找到了合适的标的以后,一次伟大的、跨越数年的、可能席卷全球的波澜壮阔的大型刷单艺术盛宴,就悄悄拉开了序幕。

“共享经济”,就是沃斯尼所在的投行盯上的标的概念之一。在确定了猎物后,你会发现各种各种的资本似乎在同一根指挥棒下追捧这所有带上这顶帽子的创业公司。有人著书阐明共享经济社会价值与未来;有人以足够吸引眼球的价格投资创业项目;有人作为工业界领袖带头振臂高呼。大家的工作像一支交响乐队那样完美而和谐,那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支训练有素的交响乐队。三五年后,共享经济在众人拾柴之下,确实发展壮大了起来,这一点是真实无疑的,只不过其地位和价值会被放大若干倍,而交响乐队里的乐手们,就在这时带着美元和荣誉不留姓名地撤退了。

当然,共享经济只不过是一个例子,在信息化时代,这样的概念标的我们见过很多。总体上而言,很多次这种大规模的资本刷单,还是或多或少能够带来新的产品或行业的崛起。不过,如果不了解上面的刷单战略,恐怕你不能真正体会下面Gartner曲线的妙味。

Gartner曲线图

在这种战略性刷单的背后,战术性的刷单是不可或缺的武器。任何一个被刷的概念,总要在理论上找到一个不同于“利润”这一传统企业运行状况指标的新数字标准,比如说,收入、GMV、用户量等等。而这些指标,都是刷单工匠和艺术家们所熟悉的了。

从东莞的小市镇到华尔街的摩天大厦,从望京SOHO的三座大山到西北炕头放下针线笸箩拿起手机的朴实农妇,为了经济的繁荣,为了拥抱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无数辛勤善良的劳动人民和资本家正用自己的汗水和青春,不停地刷新着一个个美妙的数字,也带动着真实产业的萌芽与勃发。这就是刷单的力量,它从远古走来,却真正属于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请赞美她,拥抱她吧!

留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