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如何用于创意”这个问题经常会被问起,但却永远悬而未决。

当然,“AI”这个术语本身就有一定的误导性,因为这个词囊括了一切与机器学习或算法相关的东西。

然而,从总体上探讨“我们目前能从工作于这一领域的人员和技术中看到创意处于什么水平”这件事是有可能的。

以受到最多媒体曝光的故事为例。IBM研发出来的人工智能系统Watson为科幻电影《Morgan》(关于AI智能机器孩童——剧透警报:一切并不顺利)剪辑了预告片;索尼使用机器学习算法系统“Flow Machines”创作了一支流行音乐《Daddy’s Car》。而在更早前,电影制作人Oscar Sharp以及Ross Goodwin曾利用一个递归神经网络来编写电影《Sunspring》的剧本,随后这部电影(必看电影)在一天之内完成拍摄。我也许应该说这是一部由Oscar Sharp、Ross Goodwin以及他们开发的人工智能本杰明(Benjamin)共同创作的电影,因为本杰明决定在电影发行的现场采访上给自己命名。

尽管以上的每个案例都提出了这样一些问题——著作者的本质、人类作为创作者的角色以及创意行业的未来,但更深入的研究这些案例会发现它们同样展示了科技所拥有的创意能力的局限性。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人类在以上的案例中仍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人仍需要将Watson所挑选的电影片段拼凑在一起形成电影《Morgan》的预告片;人类制片人利用Flow Machines创作的旋律、和声构建出《Daddy’s Girl》;Oscar Sharp以及电影的演员们使得电影《Sunspring》栩栩如生。

不得不说,AI作为创意合作者有强大的作用。然而,AI作出的贡献的独特性何在?正如许多人所知道的那样,AI往往是利用某一特定领域的大量历史数据来进行训练,从而为该领域创造出问题的解决方案。在上述案例中,成百上千条恐怖电影的预告片、甲壳虫乐队过去的歌曲目录以及科幻电影的剧本库分别被不同的AI利用了。

其思想是,AI在获得足够多的人类最宝贵经验之后能够自己生产新的内容。但事实是,直到现在,AI只能利用其知识库中包含的元素。正如Oscar Sharp在2016年讨论电影《Sunspring》时指出的那样,AI创造出的是受训的“平均值”,它们并不能思考“知识盒子”之外的东西或者自己寻找更深入的信息。

作为人类,在任何领域进行创作/创意时,我们不仅将培训、专业经验拿到台面上来,而且我们拥有整个人生的生活经验可供借鉴。正是这样的能力使我们能够将生活、抱负和想象力带入到我们的创意之中,从而阻止我们一次又一次创造重复的东西。在主流电影和音乐中,重启制作和翻唱的情况的确存在,但这些作品同时拥有充足的变化使之让人感到熟悉却又不完全与前人的相同。没有专攻领域之外的知识或经验的机器,怎么会真正的富有创意呢?

令人惊讶的是,答案可以从棋类游戏中找到,尤其是古老的中国围棋。大多数人应该都知道,去年的早些时候,谷歌人工智能AlphaGo以4:1战胜了世界围棋大师之一的韩国围棋选手李世石。AlphaGo接受了人类围棋经验的训练,并在此之后耗费成千上万个小时的时间与自己博弈。

这是所谓的强化学习,是AI通过反复试验学会的学习方法。评论员称,AlphaGo的行棋是独一无二且具有创造性的。高段围棋手樊麾评价AlphaGo与李世石的第二局对弈中AlphaGo的一步棋时说,“这不是人下棋的招,我从没见过哪个人能走这么漂亮的一着棋。”

近日,AlphaGo的全新版本“AlphaGo Zero”以100:0击败了前者。那么二者的区别在何处?原来,AlphaGo Zero完全通过强化的方法来学习,且没有接受任何预先存在的人类知识。更为令人震惊的是,AlphaGo Zero到达这个水平只花费了数天时间,原始版本(AlphaGo)则需要耗费数月时间的训练。

在扑克游戏领域,一个由卡内基梅隆大学开发的、名为Libratus的人工智能击败了四位德州扑克(一个高度需要创造力和策略的游戏)顶级选手。在这个例子中,AI再一次仅仅利用了强化学习,并自己玩了上亿手扑克。Libratus以人类永远不会考虑到的方式玩德州扑克,它在多天的发挥中狠狠地击败了他们。Libratus甚至还会教自己如何虚张声势,这种技能需要令人信服的故事,而且要迷惑那些精于发现矛盾和错误(并对之大做文章)的人。

大多数用于人工智能训练的知识库代表着人类和AI之间的一个共同参照框架。当AI的学习无需共同参照框架时,真正的原创就能出现。如果将樊麾对AlphaGo那步出人意料的棋的反应/评价看作是一个象征,那么我们应该期待这一创意的产物能够给我们带来很大的惊喜,有可能会带来一些人类难以理解和消化的概念、作品。从人类过去的经验枷锁中解放出来后,对于AI来说,就“如何利用各个领域(的知识/事物)来创造新的声音、图像和物体”这方面来看,天空才是它的界限。

另一个问题是,我们想要这样的结果吗?通常来说,当我们看到AI被娱乐产业或广告产业的组织/机构创造性的投入使用时,其目的只是为了最大限度的吸引目标受众的注意力。在这种情况下,由严格的人类准则强制推行的创意边界当然是某种要求。

至于一个拥有完全自主性的AI能够生产出什么东西,这是不可想象的。

http://www.thedrum.com/opinion/2017/11/07/artifical-intelligence-and-creativity-imagining-the-unimaginable

留言